追责安永 香港证监会严管挺港股

来源:ca88会员登录入口原创 发布时间:2012-09-13 23:40:06

继德勤遭遇美国证监会(SEC)发起的“审计底稿”风波之后,“四大”中的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rnst & Young)再次因“会计工作底稿”问题被香港证监会(SFC)告上法庭。

触发这次风波的,是污水及固体废物处理方案供货商标准水务(Standard Water)的上市申请。标准水务在2009年11月向港交所申请上市,打算集资19.5亿至23.4亿元,不过到了2010年1月,核数师安永以及保荐人摩根大通都先后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请辞,令事件变得耐人寻味。

香港证监会从2010年4月至2011年10月,先后9次向安永发出通告,就标准水务上市事宜进行调查,要求安永对书面提问作出回复。但安永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一直未提供相关文件,香港证监会遂将其告上法庭,案件将于9月11日开庭。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证监会对一家并未上市的内地企业发起调查尚属首例,尽管英美法系的证券法规定了提交证券监管部门的文件必须真实可靠,但即使在美国历史上,包括在严苛的《萨班斯法案》颁布之后至今还没有一家未上市企业提交的材料因真实问题而引发SEC调查的。”中银律师事务所张征律师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如此表示。

对于素有监管宽松的香港证券市场来说,此案例或是监管趋严的风向标。

判例案件背后的深意

无论是兆丰资本被罚,还是安永被起诉,都透露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香港证监会正力图加强其监管力量。

就在香港证监会向安永发出通知之前一年,2009年中国证监会及国家保密局颁发了《关于加强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规定》,明确要求境外上市企业及其中介机构在未获得批准的情况下不得将审计底稿带往境外。

对于审计底稿与国家机密的关系,张征律师举例说,“对于一家石油企业来说,会计报表只会显示其产量、收益情况,但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底稿却会涉及这家油企所拥有的油田位置,所探明的油田储量等敏感信息,这也就是审计底稿不能带往境外的原因。”

在德勤“审计底稿”风波中,德勤即以“审计底稿”涉及国家机密拒绝了SEC的调查要求,随即被美国SEC告上法庭。但是对于该案的未来走势,执业美国的张征律师认为这不过是在程序法上的一个较量,最终的突破仍将有待中美双方在会计合作方面的突破。

如今,香港证监会再次针对安永上演同样一幕。安永在其发表的媒体声明中即表示,“安永充分了解大家对香港证监会的责任并致力全面符合有关规定;与此同时,大家同样需要符合中国内地的有关法律法规。”

显然,9月11日开庭的这起案件,将同样不得不陷入两地法律的冲突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如此评论,“这将是一起判例案件,考验中国内地的保密法律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庇护企业,使其不必在香港披露敏感企业事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律师指出:“一般来说,中国法律中的境内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所以审计底稿不得带往境外同样适用于香港地区。但从香港证监会与美国证监会的比较来看,目前看不出香港证监会比美国证监会更高明多少。”

该律师同时指出:“虽然同样涉及审计底稿,但SEC与SFC的用意却明显不同,SEC希翼以此来施压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希翼以此推动会计审计方面的国际合作,而SFC却很可能是借助此案来显示其加强监管的意向,以提高香港股市的国际声誉。安永则成为了香港证监会作秀的一个牺牲品。”

值得注意的是,在安永随即发表的媒体声明中,特别强调了“安永承担标准水务有限企业(简称‘标准水务’) 的首次公开招股(IPO) 审计工作”,但并未就有关IPO发表任何审计报告。

没有审计报告也要担责,这让香港证监会的起诉更引人深思。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中国内地推动四大会计事务所的本土化,一个大的背景即与涉及国家战略的企业信息保密有关,因为只有接受本土化监管的会计师事务所及其从业人员,才会更加注重对相关信息的保密义务。”

事实上,安永因为会计工作底稿问题被香港证监会起诉并非偶然事件,在此之前,香港证监会在今年已经多次向违规金融机构予以重罚,今年4月,香港券商——兆丰资本(亚洲)因为担任了被揭发造假的洪良国际(00946.HK)的保荐人,被香港证监会永久性取消牌照,并处4200万元的罚款,创下香港有史以来保荐人支付罚款的最高纪录。

张征认为,无论是兆丰资本被罚,还是安永被起诉,都透露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香港证监会正力图加强其监管力量。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香港证券法曾于去年做出修改,规定上市企业造假,作为保荐人的券商要承担连带责任。

“早在十年前,香港证监会就在酝酿提升保荐人的责任,但遭到券商的联名反对,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尤其是近两年,香港股市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为挽回投资者信心,香港证监会力推证券法的修改,最终才将保荐人的连带责任写入了新法。”张征说。

SFC潜台词:证券监管趋严

香港证券监管趋严,直接影响的将是选择赴港上市的企业。

数据显示,香港由今年初至8月只有37只新股上市,是2003年以来最差的一年。其募集资金额也不容乐观,罗兵咸永道会计师行早前预测,香港2012年全年新股募集资金额只有1000亿至1500亿元,同比下调了34%至50%,至于全年在香港上市的企业数目,也只有80至90家。

“市场表现不好不排除全球大环境的原因,但这给了香港证监会加强监管的口实。香港证监会认为, 正是负有审查职责的中介机构让大量不合格的企业上市,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于是,新法实施伊始,香港证监会即已动作频频。除了加强对券商的责任追究之外, 对会计师事务所的要求也日益提高。

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杨勇认为,香港证监会近日的行动,主要受到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早前新加坡提高主板上市门槛,要求申请上市的企业要连续三年赢利;另一方面,华尔街股市多次传出中国企业造假丑闻,使香港证监会承受压力。

需要说明的是,在亚洲股市,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一向以环境宽松而著名,并以此吸引了大量企业到两 地上市。然而正如世界经济论坛在《2012年全球风险报告》中所指出的,监管措施过于宽松,对投资人的保护效果就会甚微,而监管措施过于严苛,负面影响就 会随之而来。在重大系统性金融危机随时可能爆发的复杂环境面前,对监管制度的制订正成为考验管理者应变能力的重要指标。

亚洲企业治理协会2010年发表的报告指出,香港企业治理在亚洲区虽然名列前茅,但在企业社会责任、环境报告的自愿性数据披露不足、内部监控数据、主席独立性不足、主席及行政总裁的角色混乱,与国际先进国家仍有一段距离。

这意味着,要提高香港股市的竞争力,香港证监会有必要在监管制度上做出更为严格的规定,并着力实施。

在此之前,毅柏律师事务所企业和商业法律事务部合伙人李玉燕(Judy Lee)律师告诉记者,“香港证监会此前调整了对使用VIE结构在港上市的要求,规定只有那些内地不允许到境外上市的行业企业才可使用VIE结构。”这被视为香港证券监管不断完善的信号。

与此同时,中概股在美国股市不断被“做空”的事件,正让不少退市或原先着意赴美上市的企业,开始转投香港股市或内地市场。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方健律师曾向记者透露,“目前香港有专门的机构帮助中概股进行退市融资,而这些机构看好的前景恰恰是帮助中概股退市之后重新上市可能产生的利益。”

但是这些曾经被质疑造假的企业,其财务记录到底是否可信,就成为香港证券监管部门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这或者是香港证监会加强对会计师事务所监管的另一个大背景。

香港证券监管趋严,直接影响的将是选择赴港上市的企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业人士指出,“在美国股市被做空的中概股,不少采用了反向收购模式或者敏感的VIE结构,这些企业在美退市后如果想在中国香港上市,很可能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查。”

 

信息导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